首页 > 互联网运营 >新闻内容

你知道APP开发行业的水有多深吗?

2020年12月21日 16:24

 “开发一个商城APP要多少钱?都包含哪些费用?”对于大部分打算开发APP的人来说,这个问题应该是最关心的问题了。这也是情理之中,从用户的角度出发,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跟钱有关的问题了,只有知道开发费用以后,心中才能有一个答题的预估,知道自己的资金是否足以支撑整个开发。

但是,关于APP开发的价格往往也是最难以确定的,如果你去问市面上那些大型的、靠谱的开发公司,他们都是要先问你的需求,然后才能给出报价。这个时候给出的价格也往往只是个预估价格,具体的价格还需要等功能确定下来以后才能确定。

直接说价格的不一定是好公司

这个时候,一些心急的用户就会不耐烦,甚至会想:我只想要一个具体的报价,你们却让我加产品经理,是不是想给我推销产品?想坑我?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,我再换家公司问问。然而,结果还是一样的。

那么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?是不是这些公司不够专业呢?答案恰恰相反,没有直接给你报价,反而说明这个公司是比较专业的,那些直接给你报价的,才是皮包公司!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,看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。

对于一些劣质的小公司来说,直接给你报价,并且报一个对你充满诱惑力的价格,可以提高他们成交的几率,但是客户的利益是无法得到保证的。举个例子,之前有个客户想做商城APP,他在网上咨询了几家APP开发公司,很多都是需要他先提供开发需求,才给报价,要么就是直接说五万起步。唯独有一家公司,只是简单的在电话里问了下他的需求,就说三万块就能做。客户在选择了这家公司之后,打了预付款,销售人员承诺25个工作日交付。

这一切看似没有什么问题,价格也很合适。但是在开发过程中,因为团队不够专业,开发经验不够丰富,所以难以准确get到用户的想法,再加上小公司团队规模不够,开发过程中遇到很多技术难题难以克服,经过了整整三个月才只是交付了第一版。这中间耗费的财力物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了。最后算下来价格也不便宜。

我不敢保证说大公司的价格会比这家公司低,但是项目开发周期肯定会比这个公司快,技术团队足够专业,即使遇到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。

为什么不直接给我说价格?

我们接着说关于价格的问题。我始终都在说,只有需求清楚,价格才能清楚,这两可以说是一个并列存在的关系,没有具体的需求,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。这就好比你去饭店里面吃饭,需要先点菜才能结账。你一进饭店直接问老板,我吃一顿饭要多少钱,老板怎么给你说?一份蛋炒饭可以叫一顿饭,一份佛跳墙也是一段畈,那价格能一样吗?所以,要先说功能需求,再问价格。

还有一种情况,也是大家常问的:“我想做一个类似于美团的APP多少钱?”一般遇到这种客户,我都很佩服他,佩服的五体投地那种!为什么呢?有钱啊!!大佬啊!!少说家里都有几个亿!光是美团外卖都够一个50人团队规模的公司开发一年,就这还不一定能做到一样的效果,何况是整个美团!

其实,从我们以往的开发经验来看,提这种问题的客户,大多是看中了某个产品的某个功能,而不是说整个产品。比如,客户说想做个和美团一样的APP,其实他只是看中了美团里面的拼团功能,想做大众点评只是看中他的点评功能。所以,我们在描述需求的时候要尽量表述清楚,这样既可以提高沟通效率,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同样的项目,报价却不同?

同一个项目,不同的公司,报价却不同?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。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容易理解的。你找的公司规模不同,配置的技术人员水平不同,肯定价格也不同。还拿吃饭来举例,那路边摊的蛋炒饭和五星级酒店的蛋炒饭价格能一样么。

另外,影响APP最终价格的因素有很多,比如地域、开发周期、人员配置等等。就像北上广深受房租地域等方面的影响,价格肯定比三四线城市价格要高;开发周期也会影响APP的价格,有些客户为了赶节日或者其他因素,需要赶工期,那么近就需要配置更多的开发人员,才能缩短工期,价格肯定会高一些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综上所述,我们在打算开发APP的时候,一定要多做比较,权衡之后再做决定。

优联互通专注于APP定制开发15年,积累了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行业案例。每一款APP开发前期,都会有对应的产品经理一对一管家式沟通,确保了解用户的每一个需求和想法;开发过程中,有来自各地的开发员组成团队,全程为用户的需求保驾护航;APP运营上架后,更有经验丰富的运营团队全程跟踪维护,有问题瞬时响应排除,力求每一款产品都展现出理想的状态。APP开发,找优联互通

关键字:

相关推荐

优联互通:企业没有自平台,很容易陷入创新变革难的发展困境中!

受疫情影响,中国数字经济保持持续快速增长。10月24日,在武汉“2020中国数字经济高峰论坛”上,政府与企业互相交流沟通,并表达了将武汉作为数字经济发展基地的愿景。不久后,10月26日有消息称互联网估价最高的企业——字节跳动,正在考虑上市计划,拟推抖音单独赴港上市;10月27日战火升级,快手计划最早下周提交在港上市申请,目前估价已达500亿美元;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,如果企业或商家没有自平台,很容易陷入人才吸引难、创新变革难等自身发展的困境中,在市场竞争的巨浪里,也会遇到推广力度小、覆盖用户少的瓶颈。所以想要在数字经济中分羹,就一定要摆脱传统的管理模式,把握互联网加创新的未来发展趋势,开启市场化运作模式,第一步就是建立自平台,定制开发一个符合企业或商家的自平台,提高识别度。新平台作为用户入口,高识别度可以整合已有资源,并跨界开拓新用户,帮助解决初期平台资源整合的问题。如今智能手机普及,网民基数扩大,构建自平台把资源数字化的外部因素已经满足,其次就是创造内部因素。平稳度过新平台构建初期,用户要求会日益多样化、个性化,此时如果功能、信息等内部因素得不到创新,不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,就有用户流失的风险。考虑到数字经济发展趋势,打造一个长期的自平台才能顺应大时代背景生存下去,需要通过开展活动、自平台应用更新等手段来提高用户使用频次与粘性。这样的新平台构建对开发和维护团队,要求也非常高,普通的人才招揽很难达到符合的技术和经验,其耗费成本与获取的利益不成正比,外包给专业团队是最好的选择。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新平台的开发与推广,相比较于普通小开发公司,优联互通团队专业、服务手段多样,对发挥整合资源有丰富的经验,擅于提高平台价值和用户认同感。优联互通参与过多家企业新项目孵化,在平台的定制化方面能提供有效建议,如果你对搭建自平台有疑惑,关注优联互通,查看最新数字经济新讯息。

2020年11月06日 09:54

QQ音乐插播听歌广告,我却不想作出谴责

本篇文章3315字,读完约9分钟如果你不是QQ音乐的付费会员,昨天的更新恐怕会让你难以接受:有用户发现,从昨天开始,QQ音乐会在你听歌的间隙,自动插入15秒左右的语音广告,甚至部分会员也声称,在歌曲切换的时候听到了广告。QQ音乐的这一做法,严重伤害到了用户体验。但在愤慨之余我们也要思考:坐拥全球第三多付费用户的QQ音乐,为何还如此“缺钱”?QQ音乐的付费天花板QQ音乐的背后,是音乐巨头腾讯音乐集团,他旗下的QQ、酷我和搜狗音乐的市占率加起来超过了70%。从腾讯音乐的财报内,我们也很难看出它短期有“缺钱”的迹象:2019年,腾讯音乐全年营业利润46亿,较2018年翻了一倍,付费用户达到了4000万,同比增长50%,数量达到了全球第三,这份成绩可谓相当亮眼。当我们仔细研究这份成绩单,会发现腾讯音乐收入的大头并不是在线上音乐,而是社交娱乐。社交娱乐版块的业务利润,要比在线音乐高出一倍还多,社交娱乐的利润份额从腾讯音乐上市起,就一直盘旋在70%。“社交娱乐”为何物?它的营收主体就是《全民K歌》,根据腾讯的统计,在线音乐用户的ARPPU(付费用户平均收益)为9.4元,而《全民K歌》直播用户的ARPPU为111.1元,一个直播用户创造的收益比10个音乐会员还要多,腾讯音乐实际上是披着音乐外衣的直播平台。腾讯音乐的“全球第三大付费平台”完全是建立在基数大的基础上,全球在线音乐第一名是Spotify,月活跃用户数是2.86亿,而腾讯音乐一季度的MAU为6.57亿,远超Spotify。不过Spotify的付费用户有1.3亿,付费率为45%,而腾讯音乐仅有6.2%,这还是不断爬升的结果,如何提高用户付费率,一直是腾讯音乐在财报会议上强调的重点。但从目前来看,腾讯音乐也难以通过新的独家版权来吸引用户,根据国际唱片协会的统计,中国96%的音乐消费者收听的是正版音乐,远高于74%的国际平均水平,向版权进行加码的边际效益已经不高。如今我们在收听到的绝大部分头部音乐,腾讯都是独家版权,其他音乐平台往往要向腾讯缴纳版权分销费用。但就算有了版权分销的收入,腾讯音乐也曾表示,订阅收费的增长比不过腾讯在版权内容上的投入。那么全球第一的Spotify,又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?Spotify的成功——欧美用户也喜欢“白嫖”其实QQ音乐“插播”广告的行为,恐怕就是参考自Spotify的非会员广告策略,不过Spotify的营收模式要比腾讯纯粹很多。根据Spotify2019年财报显示,它的主要盈利途径就是音乐订阅和广告,其中订阅收费占据了Spotify营收的90%。当然,你也可以说这是仰仗于欧美成熟的付费音乐市场,但请注意,直到去年三季度为止,Spotify依然还是亏损状态,订阅收费和版权支付的平衡危机,也在Spotify上发生过。和腾讯不同,Spotify基本没有想过直播这回事,它在去年才刚开始自己的博客业务,之前一直是仰仗于付费用户的订阅收入。从锋科技来看,Spotify的成功来自于以下几点:曲库、免费服务、低价策略、以及音乐的社区化战略。曲库的优势自不必说,Spotify初期就在曲库的投入上不惜血本,所以它能在2008年就迅速成长。但“免费”曲库是Spotify脱颖而出的直接原因,Spotify看到了流媒体时代的“增量换钱”定律,用完全免费+插播广告的特性吸引用户入坑,在Spotify之前,用户根本不可能免费收听正版。不仅Spotify,目前全球第二大的付费平台AppleMusic也是看中了欧美用户对于免费的敏感度,才大胆推出3—6个月的免费周期,换来了用户的爆发增长。如果说免费是Spotify初期崛起的战略,那么带领它走向盈利的则是种类繁多的版权套餐。Spotify为家庭、学生、以及不同地区都设置了不一样的版权套餐。从Spotify的财报中可以看到,2020年Spotify用户的ARPPU相比2008年下降了一半,但换来了每季度3000万人的新增付费用户量。除此之外,Spotify的社区运营模式也相当成功,据Spotify公布的数据,大多数用户都会在离开Spotify的70天内回归音乐社区,社交共享是Spotify战略中的重中之重。Spotify从音乐人、资深专家入手吸引初始用户,再鼓励用户通过社交推荐来建立社区信任,并通过严格的质量把关塑造社区生态。这也是为何网易云如此让人留恋的原因,而腾讯将社交功能拆分到了音乐直播,放大了社区用户的疏离感。当然,Spotify的发展也有着不少问题,首先就是ARPPU的减少让部分敏感的欧美音乐人觉得作品被贱卖,Spotify也没有真正解决独立音乐人的生存问题。过分倚仗付费用户也是Spotify的痛点,他们也谋求通过博客等社交途径来扩大营收矩阵。我们可以看出,Spotify的成功并非不可复制,腾讯也拥有着低价格战略、曲库等优势,而双方风评的截然不同,恰恰是我国音乐市场不成熟的一个写照。Spotify和腾讯音乐互为围城,双方都想从对方的商业模式中找到出路。插播广告真的怪腾讯吗?相信看完Spotify的崛起之路,我们可能会相当震惊:腾讯在免费用户上投放插播广告,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战略思维。并且和阅文事件不同,音乐人不良的生存状况,主要责任依然在分成不合理的唱片公司身上。锋科技并不是想为腾讯音乐辩解——未经用户允许插播广告的行为,依然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。但中国的音乐付费观念仍然需要普及也是事实,8元的月费会员比Spotify针对菲律宾推出的地区价还便宜了一半左右。插播广告与其说是“想钱想疯了”,不如说是中国音乐流媒体在“免费收听”之后,迟早要步入下一阶段的写照。这次用户对于QQ音乐的愤怒,实际上是在指向腾讯音乐对音乐社交的冷漠和功利——杂乱的界面、无处不在的软广、“放养”的用户体验,腾讯的“泛娱乐”战略无孔不入,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,而插播广告就是点燃这箱火药桶的一束火花。作为AppleMusic的忠实用户,锋科技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苹果对于音乐社区的小心翼翼,乔布斯就是披头士和滚石的资深音乐迷,苹果从iTunes时代就开始每年举办一场演唱会。做音乐App就要首先爱音乐,这是铁一般的事实,而在QQ音乐中,免费用户恐怕很难感受到这一点。目前,QQ音乐也在尝试进行多层级付费,开展了学生优惠、好友赠送、手机套餐赠会员等活动。锋科技认为,与其增加花花绿绿的竖版弹幕广告引发用户群体的体验争议,不如将重心回归用户,从艾瑞咨询的数据和Spotify的财报可以看出,用户付费的体量依然比广告和版权运作的费用大很多,QQ完全可以舍弃一部分广告投入,来提升用户对腾讯音乐社区的忠诚度。此番QQ音乐广告风波,究竟是我国音乐付费走向成熟过程中的插曲,还是用户体验被压榨到极致的反击?恐怕只有腾讯音乐自己才知道了。

2020年05月27日 13:45

凯撒旅业一季度营收7.49亿元,上半年预亏高达1.25亿元

【环球旅讯】4月30日,凯撒同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凯撒旅业”)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。据披露,报告期内,凯撒旅业营业收入为7.49亿元,同比减少41.6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421.76万元,同比减少312.41%;基本每股收益为-0.0800元,同比减少312.20%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,凯撒旅业累计回购股份1,105,800股,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比例为0.14%,最高成交价为8.55元/股,最低成交价为7.40元/股,成交总金额为920.71万元。为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,2020年1月24日文旅部下发紧急通知,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“机票+酒店”旅游产品,1月27日后出发的出境旅游团队,一律不得出行。因本次限制出团政策,凯撒旅业大部分出团取消,同时受疫情影响,航空铁路客流减少导致公司配餐量一定程度下降。另公司员工人数众多,属劳动密集型企业;在直营零售模式下,全球200余个营业网点需持续运营,企业人工成本及场地租赁费用支出较大。目前,凯撒旅业2020年第一季度已出现亏损,预计第二季度业务也难以全面恢复,预计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500万元至1.25亿元,同比下降220.11%至300.19%;基本每股收益-0.156元至-0.093元,同比下降300.19%至220.11%。

2020年04月30日 14:08